吉林快3大小走势图百度乐彩
您的位置 : 91文學網 > 小說庫 > 穿越 > 一家獨繡:異世求生存

更新時間:2020-01-23 11:08:14

一家獨繡:異世求生存 已完結

一家獨繡:異世求生存

來源:追書云作者:冷月定花情分類:穿越主角:白曉靜秋

主角是白曉靜秋的小說是《一家獨繡:異世求生存》,是作者冷月定花情傾心創作的一本穿越玄幻類小說,書中主要講述了:白曉靜,一個早產兒,更多的是一個悲劇;生命的悲劇。卻在生命最終畫上休止符的那刻奇異的穿越了。一個陌生的大陸,一個弱肉強食的原始大陸。這里充斥著魔法、充斥著暴力。充斥著最原始的一切東西。而她,也拋棄了自己所有的過去,所有的軟弱。開始正式自己,做一個真正的自己。拿起自己的武器——繡針。繡出最恐怖的武器!...展開

精彩章節試讀:

“告訴我,是什么東西給你如此大的膽量,和男人們一起坐享其成。是什么東西給了你這權力?區區一次獵獲可不能證明你的價值。難道是你價值二十鋼幣的身價,又或是你肚子里有了部落的希望?”來者用毒辣的眼神打量白曉靜平坦的小腹。

女人叉著腰質問,年僅四十的她有著豐滿的腹部。這樣的肚子在部落被稱做女性氣質的象征。

白曉靜好奇地看著她,她知道某些小團體有排新和欺新現象,但第一次見著,難免有些新奇甚至是興奮。

“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。”就那么莫名其妙地,想起了這么一句話。

“你說什么?”女人大聲問。

“我什么都沒有,難道這樣我就不是人了嗎?”白曉靜好奇地問。

“既然什么都沒有,那就給我識相點。”女人伸出手想要抓住白曉靜,想要把這個驕傲的女人拖下不屬于她的位置。“知道嗎?你的男人在外面為你賣命,他在吃苦和受累,而你卻象個地主一樣,在這里大搖大擺的享用,你可真是……不象個女人。你可真不是個東西。”

女人的話讓白曉靜想起母親的那句經典名詞。“呸!什么個東西。”

于是,她決不忍這口氣。

白曉靜不喜歡這種一直被母親陰影追趕的感覺。

“阿晴,別這樣。”另一個女人站了出來勸道。“秋的女人,她真的獵回了食物。”

說罷,這女人轉向白曉靜。“阿呀呀,你可真是能干。這么大一只獵物,別說女人,就連男人也不見得次次能夠得手。你居然能夠獨自獵回來,真是了不得。我可從來沒見過哪個被買回來的女人,能夠這么快適應下來。不過呢,你畢竟是花二十鋼幣買回來的,要是真一點用都沒有,那還不如買兩匹馬回來呢!”

白曉靜從這話里聽出了兩個重點。第一,這女人要挑撥她和整個部落的關系。第二,她著重強調自己是被買回來的,無非就是為了更容易地將她排擠出去。

果然,阿晴聽了這話,臉都紅了,看向白曉靜的眼神充滿了殺氣。

“什么叫別這樣?什么叫真獵回了食物?這在場地的每個女人,誰沒有過一兩次獵回食物的經歷,誰沒有過被邀請上這位置的經歷?但你見過哪個人真坐上過這位?除了這既沒羞恥又不上道的女人,誰會真正坐上去?”

她用威脅的眼神打量同伴,后者識相地退縮了。

“這女人!必須好好教訓。”阿晴推開同伴,一個巴掌掄向白曉靜。

白曉靜微微一側身,躲過這巴掌,然后反手扣住女人的手腕。

“照你這么說,要是我每天都獵回來,你們就會認可我?”她用力緊抓那女人的手,然后扭向一邊。

“啊,你!啊,啊——”阿晴又氣又急,她完全沒有想到這瘦不拉嘰的女人居然有力氣讓她完全動彈不得。“你這不識抬舉的,啊,啊——”

白曉靜再度用力,巨痛之下,阿晴除了叫喊再也無法多做是什么。

“你這兇狠霸道的女人,你,你!”之前勸解阿晴的女人跳了起來。“秋的女人,別以為秋不在,你就可以放肆。”

白曉靜甩甩手,將阿晴推出去。“你得記住,我的名字叫白曉靜。姓白,名曉靜,我雖然是個女人,但也不用隨時提醒。這沒有必要,我的記性很好。”她狠狠地蹬另外一個女人。

阿晴疼得臉都綠了,但卻絲毫沒有退縮的打算。

“秋的婊子,你給我記住,這事永遠沒完。你這”她惡狠狠地看向男人群里,她在找她的男人。但那人好象一點要為她出頭的想法也沒有。

男人不插手女人間的爭執,這是個歷史悠久的傳統。

老酋長尷尬地咳了一聲。“秋在哪里?”他問。

“他還沒有回來,月影獸的獵區很遠。他為了他的女人跑得很遠。”又一個女人恭敬地回答,這是個年紀很大,而且滿臉皺紋的女人。

“秋的女人,我兒的女人。聽說有些女人會在自己男人外出的日子里食不寧,寢不安,我很高興你這么有活力。雖然你的父親讓你很是自豪,而你也是個有用的人,但你須記得,你只是個女孩兒而已。”他笑著說。

“為什么要加而已?”白曉靜問。她很不高興他的暗示。

“為什么我不能加而已?”老酋長好奇地問。

“因為你只是個老頭子而已。”

白曉靜恨恨地說。

老酋長聽了著話,楞了兩秒,隨后哈哈地笑了。

“你可真是個有趣的姑娘,但得注意適可而止。碰運氣得到的東西,可不會天天都有的。”他說。然后轉頭面對晴和別的女人。“部落的規矩和待遇,這是許久以來的傳統,那些被你們自動放棄的權力,你們得記住,那是你們自愿做出的行為。好了,食不言,寢不語,進餐吧。”

他帶頭揭開自己盤子。

幾個面色兇狠的女人,跺垛腳走向一邊,看到她們這個樣子,白曉靜笑了。

人就是這么么個奇怪的東西,不管處境多么惡劣,總想分個高地貴賤。所以,這些人的行為,不過是一場小范圍內的權位之爭。舊有的權威者害怕新加入的自己會威脅到他們地位,所以,他們叫了她們前來給自己下馬威。

不過,她可不信軟。

揭開面前裝食物的盤子,這盤子,與其說是盤子不如說就是一塊扁平的瓦片。一塊烤得略有些焦的肉塊在盤中冒著熱氣。

用手撥了撥肉塊,肉質不錯,應該是塊脊肉。但在見過食物完整的外表之后,她才不想吃它的肉。所以,白曉靜決定吃素。

“晴的脾氣怪了點,但卻是個好人,你若多和她相處一段時間自然知道。她只不過是個想什么說什么的直腸子。所以別在意,大多數人是喜歡你的。”

又一個女人靠攏過來,她給白曉靜盛了一碗混合了各種植物的湯,然后給了她一把骨質湯勺。這女人從頭到尾都低著頭。

既然白曉靜為她和她的親人提供食物,那么就理所應當地獲得尊敬。

白曉靜點點頭,能直接把心里的不滿說出來,的確不算太壞。“那人是誰?”她指向后面出來勸解的那個女人。

“她是流。”

白曉靜笑了出聲來。“流言蜚語的流?真是個好名字。”她記下來了。

女人疑惑不解地望著白曉靜,她不懂什么叫做流言蜚語。

“那你又叫什么名字呢?”

“還沒有……我現在在養的是我姐姐的孩子,所以,沒有。”

“去狩獵區需要很多天時間?”白曉靜問。“為什么不騎馬去?”她用湯勺勺起一塊有些象紅薯的食物,看來這就是女人們種在外面的木薯。

“看,綜合果蔬湯。”她說。

女人撲哧一聲笑了。“兩天到三天,那里離這里大約二十公里。不算太遠,不必擔心。”她很高興白曉靜在擔心秋。

“部落里為什么沒馬?”白曉靜繼續問,目光不經意掃到火焰最外圍的幾個孩子。

由于沒有生存本領,他們只能在最外面吃東西。

他們就是秋說那些部落碩果僅存的孩子?看到他們粗劣的飲食,再看自己眼前的烤里脊,白曉靜覺得心里火辣辣的疼。

女人雖然不明白白曉靜的意思,當依舊恭敬地回答。“一匹馬需要十個鋼幣,我們買不起。”根據女人介紹,部落原有的幾匹在某次失敗狩獵中沒了,那些獵人自然也沒有能回來。所以部落生活也就越來越窘迫,就快要用不起鍋了。

在大草原上,有時候一匹馬才能換回一口鍋。

白曉靜把頭埋得低低的,她只覺得心里糾得難受。

她記得秋用二十個鋼幣換回了自己,這個不顧一切的行為。當一個男人用他所有的一切,包括名譽、地位和生命來交換一個女人時,她真的不知道如何是好。

但一個以雙腿之力去遠方狩獵的男人,他還能活著回來嗎?

白曉靜望著遠方,讓思緒隨風飄出去。

女人起身去侍奉別人,但就在她站起來的那一瞬間,白曉靜抓住了她。然后把烤肉的盤子塞了回去。“把這個拿走。”

“你!”一旁的晴跳了起來。

整個場地頓時安靜了下來,所有的人都在看她或她們……

小說《一家獨繡:異世求生存》 第10章 柿子的名字叫軟 試讀結束。

猜你喜歡

  1. 仙俠小說
  2. 穿越種田小說
  3. 輪回重生小說
  4. 豪門小說

網友評論

還可以輸入200

吉林快3大小走势图百度乐彩
这期福彩中奖号码是多少 百人牛牛免费下载 种植小葫芦赚钱吗 安徽体育彩票 包青天码报资料 广西11选5 北京赛车pk官方网 3d今天6码复式 7k7k小游戏捕鱼王 南粤36选7最新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