吉林快3大小走势图百度乐彩
您的位置 : 91文學網 > 小說庫 > 職場 > 靳少強寵小逃妻

更新時間:2020-01-15 09:32:14

靳少強寵小逃妻 連載中

靳少強寵小逃妻

來源:微小寶作者:席小綿分類:職場主角:阮小沫靳烈風

主角叫阮小沫靳烈風的小說是《靳少強寵小逃妻》,是作者席小綿傾心創作的一本總裁豪門風格的小說,情節引人入勝,非常推薦。主要講的是:進錯房間,她代替原本下藥的人和陌生的男人一夜春宵。那晚她失去了太多,不知道從此那個囂張的男人會對她糾纏不休……平靜的生活從此打破,她恨極了那個男人的霸道,用盡方法想要逃離這個暴君,卻不知不覺淪陷在他笨拙的追求和安穩的懷抱之中……...展開

精彩章節試讀:

而阮家……

阮小沫最擔心的,就是阮家的那些人,會把那晚的事添油加醋的告訴母親。

她緊緊蹙起眉頭,憂心忡忡。

她不知道,那些人會把多難聽的話傳到母親耳朵里……

阮小沫為難地咬住嘴唇,心頭一陣焦灼。

怎么辦……

她……該怎么辦?!

“哎!聽說了嗎聽說了嗎?”

“聽說什么?”

“一周后啊,帝宮要舉行一次酒會,名義上啊是邀請各家和靳家有來往的家族參加,實際上啊……是給少爺物色在國內的聯姻對象的!”

走廊上,幾個傭人正聚在一起聊得火熱。

“都這么閑有空討論主人的事嗎?!”

朱莉嚴厲的聲音,一下打斷了他們,幾個傭人立刻跟見了貓的耗子一樣慫了,不敢再多說一句。

阮小沫用抹布擦著樓梯上的雕花欄桿,默默地把剛才的話都聽進了耳里。

給靳烈風物色聯姻對象的酒會……

不用說,倒時候各色名媛淑女肯定紛至沓來,靳烈風絕對會被圍得無暇分身。

朱莉作為管家,注意力也肯定會放在宴會上。

只要她看好時機偷溜出去,找個比如公司出差的借口,提前替母親過完生日,再趕緊回來,肯定不會被發現的!

這當中肯定會有風險,但只要她小心點,這會是她既能不引起母親的懷疑,又不會給阮家帶來麻煩的唯一機會,說什么她都得試一試。

接連觀察了好幾天,阮小沫基本已經確定了到時候好偷溜的路線了,心也漸漸安定了下來。

只是她手上的傷似乎恢復得相當糟糕,雖然已經結了痂,她也已經相當小心了,但下等女傭的繁重事務,完全不可能給她時間養傷。

阮小沫蹙緊了眉頭,握著掃巴,在庭院里掃著一個人根本不可能掃完的落葉。

掌心的刺痛一陣陣傳來,她知道傷口肯定又被磨破了。

可如果她停下來,其他仆傭肯定會給朱莉告狀,下次,就會是翻倍的責罰!

她只能一刻不停的做事。

“哎阮小沫!”

忽然聽到一個女人的聲音,她回頭,看到一個女傭牽著一只金毛從庭院的小門走出來,不由分說地就把金毛的繩子塞進了她手里。

“少爺朋友帶來的狗,你幫我看會兒!”女傭理所當然地道,順帶很快就離金毛遠了些。

要不是為了在少爺面前露臉,她何必那么主動去牽這只狗,天知道她最討厭狗了!

不過還好碰到阮小沫了,讓她替自己看著狗,等時間差不多,自己再過來把狗牽回去也沒人會知道的。

“可是我還要掃——”

阮小沫的話還沒說完,那女傭就跟沒聽到一樣,直接轉身走了。

低下頭,金毛抬著圓溜溜的眼睛,好奇地打量著她,大尾巴搖得正歡。

“看來沒辦法了……”阮小沫伸手摸了摸大金毛的腦袋,嘴角不禁露出一絲微笑:“那就陪你玩會兒吧。”

這只大金毛可能是目前帝宮里,唯一不會用鄙夷的目光看她的生物了。

附身拾起一根斷掉的樹杈,阮小沫一揮手,丟出老遠。

大金毛興奮地汪汪叫著追了上去,阮小沫趁機低頭掃落葉,等它撿回來,再丟出去。

不自覺地,連日來的糟糕的心情,似乎因為這一刻被拋到了天邊。

只是她沒發現,這一切都被樓上落地窗前的男人盡收眼底,原本就不佳的臉色,更是沉了下來。

這蠢女人的腦子里到底裝的是什么?

居然還有閑情逸致和狗玩?!

深紫色的眼眸里,瞬間浮上一層怒意。

“烈風,你說我可怎么……哎?烈風?烈風?!”

坐在會客室里郁悶抱怨了一陣的年輕男人見他遲遲沒有回應,一抬頭,卻發現他面色不善地大步就朝門口走去了,茫然了一下,也立刻起身跟了過去。

“你還有心情和狗玩?!”

低沉的男聲里滿是不悅,似布滿烏云的天空一般充滿了陰郁和壓迫的感覺。

阮小沫被嚇了一跳,手中正要拋出去的樹枝一下掉在地上。

回頭一看,果然是那個萬年沒有好臉色的死男人。

“暫時幫別人看著,下等女傭不是沒有拒絕的權利么?”想想她又沒有做錯什么,收起見到他那一刻的驚慌,只淡淡地道。

金毛不知道發生了什么,以為她只是手滑,低頭叼起樹枝,不住地發出汪嗚汪嗚的聲音,還想繼續和她玩。

“閉嘴!”靳烈風聽得煩躁,冷聲訓斥道。

雖然是只動物,但金毛也本能地可以感受到一股危險感,不明白自己為什么被兇,只好委屈巴巴地躲在阮小沫身后。

“咦咦?!怎么了呀這是?”年輕男人也追了下來,還完全沒搞清楚狀況。

現在牽狗的女傭,雖然不是剛才主動來牽狗的那一個,但烈風怎么會管下人工作這樣的小事?

靳烈風回頭,語氣沉沉:“把你的傻狗牽走!”

年輕男人渾身一激靈,下意識就把那只和他一樣懵逼還委屈的大金毛牽過來了。

看氣氛不對,男人摸摸后腦勺,反應過來地大叫一聲:“啊!我突然想起我還有事,就先回去了!”

年輕男人帶著狗,臨走前,還朝阮小沫投去意味深長的一眼。

庭院里,忽然就只剩下阮小沫和靳烈風兩人了。

阮小沫垂下眼簾,徑自繼續掃落葉,卻不料突然被男人抓住了手腕!

她皺著眉頭,抬頭看向比她高出許多的高大男人,卻聽到對方冷冷地道:“笑。”

阮小沫懵了一瞬間。

這男人……在說什么?

見她沒有回應自己,靳烈風心頭又煩躁了不少,他抓緊了阮小沫纖細的手腕,霸道地命令道:“女人,沒聽到我說的話嗎?!”

剛才他從落地窗看的時候,她不還是笑得很開心嗎?

干什么在看到他的一瞬間,就擺出這幅樣子了?!

阮小沫:“……”

這男人是什么時候腦子壞了?哪有突然就叫人笑的。

阮小沫當然沒笑,她也笑不出來。

換誰,突然被人莫名其妙地命令笑,也會笑不出來的。

她遲遲不肯按照他說的做,讓靳烈風心底的不快頓時更甚!

小說《靳少強寵小逃妻》 第12章 她還有興致逗狗 試讀結束。

猜你喜歡

  1. 未來小說
  2. 寵婚小說
  3. 奇幻小說
  4. 歷史小說

網友評論

還可以輸入200

吉林快3大小走势图百度乐彩
wta网球比分 泳坛夺金怎么算中奖 篮球比分网即时比分直播新浪 股票融资期限 平特一肖是多少倍 澳洲幸运8 江西快3玩法技巧 重庆时时彩现场开奖 nba比分188 免费手机捕鱼游戏